湖北联盟
|
共产党员网
|
返回联盟首页

党史博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党史博览

抗日民族英雄马本斋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

来源:党史博览  |  发布时间:2017-09-14 08:57:00

  马本斋,是我国著名的抗日民族英雄。但他究竟在何地牺牲,迄今说法不一。有的说是河南濮阳范县小屯,有的说是山东莘县张青营,还有的说是山东聊城……

  2013年初春,为了给濮阳范县正在筹建的纪念馆搜集资料,我们来到了白衣阁乡仝庄,拍摄冀鲁豫军区指挥部旧址、杨得志司令员在范县仝庄的住地旧址。

  那是一片三米多高的宅基地,面积比两个篮球场还要大。在我们拍摄指挥部驻地的旧址后,杨得志当年的房东仝兴河,指着前面约20米处的一座三间旧房子说:回民支队的马本斋马司令员还在俺村住过哩,就住在前面那座房子里,住了没几天就去世了。

  他的话让我们感到十分意外:“真的?”

  “那还有假,俺村的人都知道,马本斋就住在前面俺叔仝保松家,要不我把他儿子仝兴民叫来给您说说?”仝兴河肯定地说。

  于是,我们立即采访了仝保松的儿子仝兴民,采访了马本斋去世时在现场的见证者之一、80多岁的老人仝兴昌等。

  抗战时期,范县是冀鲁豫边区中心区,是冀鲁豫边区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冀鲁豫边区党委、行署、军区首脑机关及银行、军区后方医院、学校、兵工厂等曾长期驻在这里。邓小平、刘伯承、黄敬、宋任穷、段君毅、杨得志、杨勇、苏振华、万里、曾思玉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长期在这里战斗和生活。这里当时被誉为“红色首府”“边区小延安”。

  1943年秋,冀鲁豫第三军分区划归冀南军区领导,原在第三军分区的回民支队调到昆吾、尚和县一带,新组建第六军分区,冀鲁豫第三军分区司令员马本斋兼任第六军分区司令员。这样,马本斋和他的回民支队来到了昆吾县、尚和县一带,开始了他们新的战斗生活。

  1943年秋末,冀鲁豫军区召开了由各军分区主要领导参加的军事会议,司令员杨得志、政委黄敬,采纳了马本斋提出的“牛刀子钻心”战术,决定攻打对冀鲁豫根据地中心区威胁最大的伪二方面军孙良诚部设在濮阳城东南八公桥镇的总部。马本斋来到位于八公桥镇以东一个叫史家寨村的党的地下情报站史远臣家,侦察八公桥镇的情况。地下党员史远臣发现马本斋的脖子有些不对劲,马本斋说脖子后面长了一个小疙瘩。懂点医术的史远臣便说:我给你配点药抹抹吧,抹上能止疼。据史远臣的孙子史曰选介绍,听他爷爷和父亲说,老将军一共去了他家五六次,并拿了三四次药,还把那把随其南征北战的大刀留在史家暂存,但并未在他家住过。

  那时,昆吾县、尚和县一带还是敌占区。由于缺医少药,无法接受正规治疗,延误了最佳治疗期,马本斋高烧不退,病情恶化。

  这时,回民支队把马本斋的病情向冀鲁豫军区作了汇报。杨得志得知后,马上派军区卫生部长专程前去救治。后决定把他接到军区后方医院治疗。这样,马本斋就来到了军区后方医院驻地范县小屯。据史曰选介绍,大约快过年的时候,马本斋最后一次去他家拿药时曾告诉他爷爷,组织上叫自己去军区后方医院治病。年底时,史远臣曾带着儿子去了一趟小屯,专程看望马本斋。

  马本斋在小屯住院期间,冀鲁豫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委黄敬、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杨得志等领导,曾多次前去看望。

  1944年1月,杨得志奉命率部分部队和回民支队去延安。在即将赴陕北前,马本斋抱病赶到了回民支队驻地杨集,和他的回民支队道别。杨得志赴延安前,特地赶到马本斋的临时住处去道别。那时,马本斋因连续高烧,神志已不太清醒。当知道杨得志来看他时,嘴唇嚅动着却发不出声来。当告诉他回民支队与杨得志同去陕北保卫延安时,马本斋点点头吃力地说:“我是应该和部队一块走的。”杨得志安慰他:“不着急,病好了,你赶上来嘛!”马本斋摇摇头,吃力地说:“我总想和你一块去延安……”

  1944年1月31日,杨得志率冀鲁豫军区部队和回民支队,从范县杨集出发,踏上了去延安的征程。

  临行前,杨得志特地安排将马本斋转到范县仝庄去治疗。

  范县仝庄是八路军冀鲁豫军区指挥部的驻地,杨得志司令员当时就常住在仝庄仝兴河家中。冀鲁豫军区后方医院地下制药厂(材料科)就设在仝兴河家房屋下的地道里。杨得志的夫人申戈军和她的姐姐就长期住在仝庄,村里人都亲切地叫她们“二申”“大申”。“二申”申戈军很喜欢仝家小姑娘仝瑞华,杨得志夫妇疼爱地把她认作干女儿。20世纪60年代杨得志任济南军区司令员时,仝瑞华应邀前去看望,杨得志曾嘱咐其子女:“你们谁也不许叫干姐姐,她就是我的大女儿、你们的大姐。你们五个加上大姐,我有六个女儿,六六大顺嘛!”

  1944年2月2日,马本斋从小屯来到仝庄,住在冀鲁豫军区指挥部驻地仝兴河家前约20米处的仝保松家。

  1944年2月7日凌晨,由于病情恶化,马本斋病逝于范县仝庄仝保松家中。

  据马本斋的房东仝保松的儿子仝兴民回忆,他父亲说,马本斋司令员在他家住了没几天就去世了。

  据村里81岁的老人仝兴昌(仝保松的侄子)讲述:马司令员去世那天早晨,我就在场。部队的人不让靠近,我就站在堂屋门口的左侧向里看。但在里屋看不见,只知道部队的人在里屋按回族的风俗给马司令员洗浴、净身后,要按一岁一尺把白布裹上。老人听屋里人说找那么多白布很困难,但再难也得找!最后找来了,是农村织的老土布。老人说:给马司令员裹上白布后,从里间屋里抬到外间屋的小床上时被我看见了,浑身上下连头都裹得白生生的(也可能是用白布单盖着)。还有一个穿白大褂的,也不知道是医生还是回民理事的人。走的时候是固定在小床上抬走的,抬到离咱这里百十里地的张鲁集。村里去了八个抬的人,俺爹也跟着去了。人被抬走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一个抱小孩的妇女。

  据马本斋之子马国超在有关文章中叙述,父亲最后的日子,是五岁的他和母亲陪父亲一起度过的。

  据《莘县人民革命史》中的记载和当时范县党史调访人员王玉荣的回忆,当天,马本斋的遗体被抬至冀鲁豫区党委、军区临时驻地范县张青营(现属山东莘县),后举行了隆重的送灵追悼大会,向马本斋的遗体告别。依照马本斋的遗嘱,人们将他安葬在鲁西北的回族聚居区莘县张鲁集。据王玉荣回忆,当时,莘县还是敌占区,送马本斋时还要通过敌人的封锁沟、封锁线,是军区派部队武装护送的。那时马本斋牺牲的消息还处于保密状态。

  2013年5月,马国超亲自委托河北献县马本斋纪念馆的赵文岭三次专程前往范县仝庄、小屯调查落实马本斋逝世地一事。马本斋在冀鲁豫军区后方医院驻地范县小屯住院治疗,病逝于范县仝庄,已得到马国超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