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联盟
|
共产党员网
|
返回联盟首页

党史博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党史博览

王树声与豫西抗日根据地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发布时间:2018-02-08 09:52:00

  王树声是我军军械装备工作和军事科学研究事业的主要奠基人和卓越领导者。他身经百战,足智多谋,能攻善守,屡挑重担,是战功显赫的一代名将。1955 年被授予大将军街。抗日战争后期,他任河南军区、河南抗日军司令员,从 1944 年 11 月挺进河南(豫西) 至 1945 年 8 月抗战胜利,以非凡的胆略和精湛的指挥艺术,创造性地执行中共中央、毛主席提出的战略方针和战术原则,使豫西抗日根据地控制了北临黄河、西接潼关、东连平汉路、南靠伏牛山 2 万多平方公里的广大区域,拥有 300余万人口;建立 6 个行政专署和 26 个县级抗日民主政权;八路军正规部队发展到 3 万人,地方独立团武装发展到 8000 余人,民兵武装发展到 7000 余人。根据地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诸方面都取得重大成就,成为抗战时期全国 19 块解放区之一。 

  

  抗日战争时期的王树声

  临危受命,临行前毛泽东面授机宜 

  河南地处中原,战略地位十分重要。1944年,日本海上交通被盟军切断后,为了能经过中国大陆交通线补给在南洋的日军,遂调集主力于4月发起打通平汉路南段交通的河南战役。面对日军进攻,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仅37天郑州、洛阳、许昌等38个重要县市就相继沦陷。 

  5 月 11 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常委扩大会议上指出:“河南大部分地区已成为敌后地区,国民党、汤恩伯等部业已大败,溃散者颇多。河南秩序紊乱,人民抗日武装必然蜂起”,“河南地方党员在目前情况下 , 应该起来参加与领导河南人民抗战,应该组织抗日游击队与人民武装,建立根据地,保卫家乡”。在此形势下,我军若能收复、控制河南地区,不仅可以阻止侵华日军西进,保卫大西北战略后方,而且可以沟通陕北、华北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的联系,为日后中原的战略反攻创造有利条件。由此,中共中央、毛泽东决定派兵深入中原腹地,开辟河南 (豫西) 抗日根据地。 

  为加强对豫西人民抗日斗争的领导,中共中央于 1944 年 10 月 14 日作出 《关于建立豫西根据地的部署》,决定派戴季英、王树声、刘子久、陈先端等从陕北率军并大批干部进入河南活动。随后在延安成立中共河南省委 (后改为区党委)、河南军区和河南人民抗日军,任命王树声为河南军区、河南抗日军司令员,戴季英为省委书记兼河南军区、河南抗日军政治委员。 

  临行前,毛泽东亲切接见了王树声、戴季英等河南军区领导,面授机宜,谈了对河南局势的看法:南下的战略任务,就是要深入河南敌后,以嵩山为依托,在郑州、洛阳、许昌三点、平汉线和陇海线两线之间,深入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敌后根据地,紧紧咬住敌人,牵制三点、两线之敌的可能西进,保卫大西北。沟通陕北和华北、华中抗日根据地之间的战略联系,发展抗日战争的大好形势。毛泽东对形势的透彻分析令王树声、戴季英对即将踏上的征程信心满怀。 

  飞渡黄河写传奇,创造性地开展“倒地运动” 

  根据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王树声等人认真分析了河南的形势,研究了工作部署,加紧进行进军河南的准备工作。一切就绪后他决定部队于 11 月从延安分两批开赴河南。 

  王树声、戴季英率领河南人民抗日军第三、第四支队由延安出发,经太行、太岳根据地向豫西敌后挺进,翻越中条山来到黄河岸边。黄河自古就是人间天险,此时更是河水滔滔,浮冰如山,即使有船也难以渡河。而且,身后还有大批敌人分两路向他们夹击而来。中央来电:“黄河冰封, 

  速渡勿迟!”为坚决完成中央命令,王树声亲自走访老船工,勘察地形,选择渡河点,决定乘夜间寒风凛冽之时渡河。就在这时,黄河突现一座冰桥。 

  原来,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黄河上游的冰块冲到这里越卡越多形成冰桥,但很快就会被冲垮,必须抓紧时间过河。在当地群众引导下每人带了一帽子沙子边走边撒,有效防止了冰滑,大队人马顺利过了河。敌追兵赶到时冰桥已冲开,只好望河兴叹。 

  王树声率部“飞渡黄河”,沿途群众拍手称绝,争相传颂。挺进豫西后与先期在那里坚持抗战的皮定均、徐子荣的部队会合,组成了河南军区。他们立即着手中共豫西地方党组织的恢复重建工作,人民抗日力量迅猛发展。最鼎盛时期,豫西地区先后建立了 6个专署和 26 个县委。豫西各地、县委按照中共河南区党委关于“在各种群众运动中,大量吸收工人及贫苦农民与知识分子入党,达到每一个自然村都有我们的支部与党员”的指示,在条件成熟的地方发展新党员,建立党的基层组织,壮大党的力量,使之成为根据地的领导核心。 

  豫西根据地各级党组织和政府,把改善人民生活、实行合理负担作为深入发动民众、实行全民抗战的大计来抓,收到显著成效。1945 年 2 月 16 日,河南区党委、河南军区发布由王树声、戴季英联署上报中共中央经毛泽东批准的 《国民革命军河南人民抗日军八大主张》,其第 5 条规定:“改善人民生活,实行合理负担。废除一切苛捐杂税,减轻河南人民负担,实行减租减息与交租交息。发展农业生产,救济灾民,取缔奸商操纵物价,保护工商业贸易自由发展。” 

  1945 年春夏,在王树声、戴季英等人的运作下,中共河南区党委先后颁布了 《土地转移法》《河南灾期卖地倒还条例》,以法律形式规定:“穷要倒富,富不倒穷,穷富相等,协商处理”,开展群众性“倒地运动”。仅临汝县,农民在灾荒年卖出的土地房屋都基本赎回,倒回土地 3000 余亩。“倒地运动”使大批农民重新获得土地,深得群众拥护。他们从内心感谢共产党八路军,纷纷参加锄奸反霸、抗日反顽的斗争,坚决保卫根据地,保卫胜利果实,抗日根据地有了坚强的群众基础。 

  分清情况,“插花栽柳”,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 

  王树声率部进入豫西,触目所见,尽是荒芜的土地,逃难的难民,成群的乌鸦,残破的村庄。与这凄凉景象相对的,就是围寨如林,枪声不断。凡稍大点的村镇都有用黄土筑成的寨墙,寨墙上有炮楼,寨外有堑壕,宛如一座古城堡。他深感:日军入侵,兵荒马乱,把老百姓害苦了。一座座寨墙高筑的土围子给开辟根据地的工作带来了难度。他和戴季英商议,边行军边调研,深入了解情况,以便作出切合实际的正确决策。 

  通过调研他发现,日军入侵使国民党的保甲组织摇身一变成为日伪的基层政权。人民群众把共产党八路军看作救星。但地方上层人士态度各异形形色色。于是区党委采取“分清情况,区别对待”政策发布了关于对待国民党顽固派策略的指示。其中提出:“我们的策略应广泛与切实地在河南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联络一切可能联络的各种地方势力,团结各阶层人民,争取中间阶层大部同我联合与中立。”关于打击的对象,王树声提出 :“主要是国民党顽固派的头头和地方实力派中坚决反共的分子。其余采取不打,要中立地、联合地建立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对于国民党的基层保甲组织,一方面暂时利用,一方面组织农民抗战救国会,以此为基础,逐步改造乡村政权。” 

  为团结广大人民群众和各界人士一致抗日,孤立和打击敌人,王树声等决定“插花栽柳,破坏敌、伪、顽的统治,打击敌、伪、顽力量,扩大我活动区”, 各区党委和地委先后成立敌工委员会和城工部,军区和军分区成立敌工部,各县成立敌工站和武工队。在我军积极帮助下,不仅争取了豫西渑池伪军 390 人投诚反正,而且团结了不少开明士绅、进步人士。如偃师县地方武装领导人裴子明被任命为该县独立团团长、开明人士李旭被任命为抗日民主政府县长,禹县开明士绅李尧如被委任为抗日民主政府副县长;洛阳县地方武装领导人马子良被任命为洛孟独立团第二大队副队长。尤其是豫西“宜、洛、渑、陕四县联防”的领导人、进步人士贺澎三、李桂吾及其部队,虽处在日军包围中却同日军相机周旋,不仅使这一地区的人民免遭日军蹂躏,而且阻止了伪政权的建立和土匪的骚扰。对于那些坚持联日反共的国民党反动武装则进行坚决打击,扫清了团结抗日道路上的障碍。同时,王树声还十分重视下层的统战工作,利用和改造基层保甲政权,使 700 余个保甲组织成为两面政权,有 1000 余名正、副保长和 1000 余名保丁为抗日服务。为同友军合作抗日,他派第三支队司令员陈先瑞同国民党军高树勋部谈判,中共新安临时县委同国民党军刘绍唐部第五支队长高星谈判,都达成共同抗日的协议。 

  由于正确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团结一切抗日的力量,政权建设得到迅速发展,豫西抗日根据地普遍建立了县、区、乡抗日民主政权及农救会、青救会、妇救会,出现了轰轰烈烈的全民抗战高潮。 

  纵横驰骋,奋战豫西,创建巩固根据地 

  王树声、戴季英到达豫西后,决定对进入河南的部队统一整编。以皮定钧、徐子荣部为第一支队兼第一军分区,建立第一专署,在偃师、伊川、登封等地区坚持斗争;韩钧、刘聚奎部为第二支队兼第二军分区,在新安、渑池、洛宁一带坚持斗争;陈先瑞部为第三支队兼第三军分区,陈先瑞任司令员兼政委和地委书记,傅忠海任副政委、地委副书记,欧阳景荣任专员,在临汝、鲁山、叶县、舞阳、南召、方城地区坚持斗争;张才千部为第四支队兼第四军分区,张才千任司令员兼政委和地委书记,王其梅任副书记、副政委,刘晋任专员,在禹县、密县、新郑、许昌地区坚持斗争。王树声、戴季英等路经宜阳县东越堡时,决定将伊洛工委改为中共伊洛特委,并组建伊洛独立支队、伊洛军分区和伊洛办事处,刘健挺任特委书记兼政委,张剑石任司令员、副书记,孙光任副司令员,在嵩县、宜阳、伊川地区坚持斗争。4 月,太行军区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加强豫西力量的指示,又组成豫西第六支队,刘昌毅任司令员,张力雄任政委,进入河南后在郏县、宝丰、襄县地区活动,展开敌后斗争。 

  在王树声、戴季英等人的统一领导下,进入豫西的八路军 6 个支队,对日、伪、顽军展开英勇顽强的武装斗争,粉碎日、伪、顽军的多次“扫荡”和“围剿”,取得了一个个胜利。3 月初,第一、第四支队发动禹西战役,激战 6 日,将盘踞临 (汝) 禹(县) 间之上下官寺、唐庄、官山寨、汜门、神屋等十余处伪据点攻克,击溃伪军席子猷部千余人,毙、伤、俘 170 余人,收复土地 2100 平方公里、人口 9 万余人。4 月下旬,攻克偃师县缑氏镇敌伪据点,毙、伤、俘敌副团长以下 300 余人,缴获长短枪300 余支、机枪 10 挺、迫击炮 11 门。5 月下旬,日军调动登封、临汝、密县、禹县、郏县的日、伪军围剿禹西地区。第四支队张才千部进行自卫,彻底粉碎日、伪军所谓的“五县围剿”,巩固和扩大了根据地。这些辉煌战斗中,王树声亲自指挥的登封战斗颇具传奇。 

  登封,是中州大地的一座千年古城。它雄踞中岳篙山脚下,北扼颖河上游,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日军进犯中原后登封就成了豫西日伪军的大本营之一。而此时,日军准备对王树声部大规模“扫荡”。面对猖狂的敌人,王树声冷静地告诉大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扩大抗日根据地,不与敌人硬拼消耗。对付日伪军的‘扫荡’,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以篙山为依托,跟敌人兜圈子,消耗疲惫敌人;第二步,诱敌深入,在运动中消灭敌人。”随后他指挥部队在山里和敌人兜起圈子,等大部敌人过去了专打敌人补给队,对孤军深入的小股敌军就不客气地“照单全收”。我军越打越壮,敌军则越打越少。 面对我军的“麻雀战”,日伪军变得谨慎起来,不再像开始那样横冲直撞。针对敌人稳扎稳打、不贸然挺进的策略,他指挥我军兵分三路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出敌人的封锁线,向日伪军的重要据点登封疾进。 

  当敌人如梦初醒,由嵩山火速回师救援时,我军在登封城下摆出“大打”的架势;敌人在城外布下“口袋阵”,妄图把我军“装”进去。哪知天黑后,我军却悄无声息地跳出“口袋”,迅速分散,反拉起一张网,把敌人“罩”了起来。深夜,城内城外之敌,双双发起攻击,都以为打的是八路军,愈打愈凶,一直互相厮杀了半宿,死伤累累。及至精疲力竭,发觉上当时,王树声紧收大网,猛冲过来,将敌一网打尽,解放了登封。 

  1945 年8月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指出:“中国民族解放战争的新阶段已经来到了,全国人民应该加强团结,为夺取最后胜利而斗争。”8 月 10 日,朱德总司令命令全军向我包围圈内的侵华日军发出最后通牒,限期投降。遵照中共中央命令,王树声指挥各支队及地方武装对拒绝投降之敌发起进攻,歼灭了大量敌人,收复大片国土,迎来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八路军挺进豫西以来,在王树声的指挥下,各支队不畏艰难英勇作战,发展壮大了人民武装力量,实现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提出的向河南敌后进军,开辟豫西 抗日根据地、控制中原战略要地的战略方针和部署,为后来我军实施战略反攻创造了有利形势。王树声为此建立了卓越功勋。 

  来源:《党史文汇》2017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