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联盟
|
共产党员网
|
返回联盟首页

党史博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党史博览

蔡廷锴为胡文虎做广告

来源:人民政协报  |  发布时间:2018-05-22 08:57:00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妄图占领上海并以之为基地进一步侵略中国。1932年1月28日晚11点30分,日本海军陆战队悍然出兵,向闸北一带发动猛攻,镇守于京沪铁路以北至吴淞宝山一线的十九路军第七十八师翁照垣旅首先同日军接火,一二八淞沪抗战遂告爆发。在全国抗日怒潮的推动下,这场局部抗战得到了上海人民的踊跃支援,蔡廷锴指挥十九路军浴血奋战,坚守防线34天,使日军死伤万余人,四度撤换司令官。

  就在十九路军与上海人民同仇敌忾保家卫国的时候,却有一些利欲熏心的不法商人,利用民众对抗日将领的爱戴之情,盗用蔡廷锴的威名大做广告。有家食品公司竟擅自将蔡廷锴在别处的签名印作一种所谓健胃茶的广告,曰:“民众的前卫——蔡廷锴,民众的福星——麦蒂茶”。当然,此等奸商的狡猾之举,只会招来公众的唾弃。当时军务繁忙的蔡将军根本无暇计较。

  不过,就在这一时期,蔡廷锴倒主动为一位商人做了一则广告,此人就是缅甸华侨胡文虎。

  胡文虎与蔡廷锴同乡,同是广东罗定县人。早年随父侨居缅甸,在仰光创办了专营药品的仰光永安堂。他的产业虽然在海外,心中却无时无刻不牵挂着祖国。九一八事变后,胡文虎率先于仰光华商界组织发起了抗日救国活动,向东北抗日义勇军捐款捐物。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时,胡文虎正在上海,他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的凶残和十九路军的英勇反击,被十九路军官兵的抗日爱国精神深深感动。他利用自己在上海医药界的声望和关系,多方奔走,四处募集作战急需的药品,在抗战的一个多月里,先后给十九路军前线运送了4批药品,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永安堂生产的“虎标”牌药品。民族抗战的大业,使胡文虎结识了蔡廷锴,他们之间的友谊也随着抗日的炮火而愈发深厚。

  1932年2月底,淞沪抗战进入了最紧张的阶段。攻击上海的日军又得到增援,总兵力达9万余人,军舰80艘,飞机300架,并改由前陆军大臣白川义则大将指挥,而南京国民政府却不予支援,使蔡廷锴的十九路军处境更加艰难。与此同时,胡文虎的药品生意也面临着沉重的债务压力,尽管如此,他还是千方百计募集了一大批药品送往前线。

  利用短暂的战斗间隙,胡文虎在十九路军的司令部见到了蔡廷锴,两位好友面对日寇的猖狂气焰和南京国民政府的不抵抗态度,感慨万千,心情异常沉重。蔡廷锴表明了誓死抗战的决心。他说:“我十九路军驻在上海,当有守土之责,于吴淞抗战一月,我军从上到下的态度是一致的——一、但祈战死,不求生还!二、见一敌人,杀一敌人!三、必死一个敌人而后自己死!身为中国军人,别的都不如人家,只有为祖国去光荣地死去的机会比别人多。不平等的国际地位要求我们去死,不自由的民族命运也要求我们去死,我们只有用死去争取自由和平等。这是我们的光荣,是我们的追求!”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在这次作战中殉国的弟兄,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对此,我们没有悲伤,有的只是羡慕。因为他们是幸运的,他们的生命已溶化在整个民族中而获得永生。我们活着的应该追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我们有决心坚守在抗日的最前沿。”

  蔡将军的一席话,使胡文虎备加钦佩。在临别之际,蔡廷锴再三感谢胡文虎的慷慨支援,觉得应该赠送一点什么东西,但是环顾四周,除了墙上的地图和桌上的电话以外,别无他物。于是,他拿起毛笔,沉思片刻,奋笔疾书,写下了如下一段话:

  永安堂主人胡文虎君,热心救国、仁术济人,其所制“虎标”万金油、八卦丹、头痛粉、清快水诸药品,治病灵验,早已风行海内,众口同称。此次本军在沪抗日,胡君援助最力,急难同仇,令人感奋。书此以留纪念。

  蔡廷锴

  写完后,蔡廷锴端端正正地盖上了自己的朱红印章,然后恭手递给胡文虎,以表谢忱。

  1932年3月3日,十九路军被迫撤出上海。5月5日,南京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者签订了屈辱的《淞沪协定》。为了表示对蔡廷锴和十九路军将士的敬仰,胡文虎将蔡廷锴手书的这段话,连同自己经营药品的商标一起,作为广告刊登在1932年的《申报杂志》上,并特意写明:“良药信誉,得英雄一言而益彰”。这既是广告,又是抗日宣传品,足见胡文虎为支持抗战的良苦用心。

相关资讯